贾华斐

  吴慧

  王亚伟离职的消息,是由华夏基金(微博)总经理范勇宏最终确认的。4月29日凌晨,这位中国基金公司“老十家”元老中的最后一个“大佬”向数家媒体的记者发去短信:“王亚伟辞职了,谢谢关心。”

  自称“从来不依据内幕信息去投资重组股,而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王亚伟成长为一名明星基金经理的道路上,范勇宏是当之无愧的伯乐;而王亚伟连续多年交出的业绩,也帮范勇宏将华夏基金做大至行业第一,并为其与股东方的博弈赢得了筹码。

  “投资重组股的成功概率可能只有60%。”风暴重压之下的王亚伟终于开始直面媒体。

  共事17年之后,范勇宏的短信确认了爱将王亚伟的离去。与此同时,他本人也被卷入了一波汹涌的离职传言中。

  作为华夏大盘精选、华夏策略精选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华夏基金投资委员会主席,王亚伟在媒体报道其“被调查”后首度直面媒体谈论自己的投资思路,称投资ST股票、重组股与价值投资并不冲突,自己没有任何违规操作。

  他们是否将同时挂冠而去?是否还有可能将来再度联手?在王亚伟辞职后去向不明、范勇宏去留尚属未知的情况下,一切都有可能。

  记者:华夏大盘精选常成为媒体、公众关注焦点,对此你怎么看?

  而从某种角度看,失去了王亚伟,并且还有可能失去范勇宏的华夏基金,则有可能遭遇挫折。去年刚刚以基金史上最高的估值入驻华夏基金的新股东,需要重新估量自己投资的回报。

  王亚伟:基金行业,老百姓关注度高,具备娱乐行业的某些典型要素。我3年前就感到,基金行业将日趋娱乐化,事实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判断。基金经理注定是关注焦点,尤其是业绩好、从业时间长的。到目前为止,公募基金行业里从业时间较长的基金经理多数已转做私募,我是留下坚守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投资业绩也比较好,所以我受到广泛关注,并承担一些额外的社会功能和娱乐化功能也是在所难免的。但另一方面,娱乐化的倾向也在客观上恶化了公募基金经理的生存环境。

  谁成就了谁

  媒体上有针对我的投资的质疑文章,有些不是出于炒作和吸引眼球的目的,只是客观地反映市场中存在的疑问,希望能得到解答,我很理解。在某些行业,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喜欢到处发言,但基金行业不同,在言论方面管理更严谨,尤其基金经理,职业特性要求他们少说多做,所以即使有质疑我也很少回应,沟通得不够,这方面首先表示歉意。

  王亚伟掌管华夏大盘(000011)的6年半里,该基金的总回报率达到1027.87%,是目前所有基金中唯一一个累计净值在10元以上的基金。依靠连续性的业绩,王亚伟是目前业内唯一打破“冠军魔咒”的基金经理。

  对于各种质疑,我的心态概括起来说就是坦然面对。之所以能够坦然面对,首先是因为我没有任何违规的操作,不心虚当然坦然;其次还因为,有质疑说明有人关心你,有人关心总比没人关心好,尽管其中存在很多误解,但我不想去和这些误解较劲。

  有这样一个基金经理在,华夏基金的品牌获益良多。王亚伟为华夏基金、为范勇宏带来了口碑和光环。但在诸多基金业人士看来,是范勇宏和他掌控的华夏基金成就了王亚伟。

  记者:在投资中,你经常发掘并投资一些重组股、冷门股等,你能具体解释一下自己的投资理念吗?

  1995年,清华大学电子系毕业、24岁的王亚伟放弃了一份“对口”的工作,来到华夏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四营业部担任研究部经理。该营业部是当时全国最大的证券营业部,时年32岁的范勇宏是该营业部的总经理,兼任华夏证券的总裁助理。

  王亚伟:做投资要形成一套能够体现自己风格的、适合自己运用的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法和理念。投资的着眼点一定要放在自己对市场本身的认识和把握上,而不是跟别人走,失去主见。不管什么时候,要独立思考。作为基金的管理人,投资者把钱交给你就是要你代替他去思考,你要是随波逐流,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就是没有做到尽职尽责。

  1998年,范勇宏创办华夏基金,一起参与创建的人当中包括王亚伟。2001年12月~2005年4月,王亚伟担任华夏成长(000001)的基金经理,但在这段时期,他的业绩表现平平,依旧是个不知名的人物。

  目前对于价值投资存在一些误区。不知道是格雷厄姆和巴菲特没有讲清楚还是有些人在理解上出了偏差,我见到听到的一些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并不是在真正地做价值投资,他们做的只是贴标签,给自己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给与他们投资方法不同的人贴上投机者的标签,给某些股票贴上价值股的标签,给他们没有认真研究过的股票贴上投机股的标签。

  2005年底,王亚伟接手华夏大盘。从2006年开始,他的业绩崭露头角,当年华夏大盘业绩排名第12,之后连续4年位居全行业业绩前两名。

  如果只有买他们贴过价值股标签的股票才算价值投资者的话,这个门槛对我来说太高了,高不可攀。比如说,中国船舶(600150.SH)和中国平安(601318.SH)都是好公司,他们可能会在250元(人民币,下同)以上买中国船舶,在140元以上买中国平安,只是因为这些股票上有他们贴上去的价值股标签。

  在业内人士甚至华夏基金自己的员工看来,华夏基金一直都不缺优秀的投资人才,此前陆续离开的张益驰、孙建冬,以及目前仍留守的程海咏等人,都是拥有独立的投资方法、曾交出不错业绩答卷的基金经理。但是,在他们给华夏基金创造了可观回报之后,其业绩都受到大规模基金难以操作的影响,没有人的情况同王亚伟相似——后者掌管的两只基金长期封闭,总资产规模仅72亿元,占华夏基金管理规模的5%不到。

  如果说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的话,那么我有资格说自己更接近于一个价值投资者,尽管我从来不愿把自己这样归类。从长一点时间看,市场不会以价值投资、非价值投资来区分投资者,同样是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是成功的投资者,而他的某些中国信徒是失败的投资者,市场会这样来划分,残酷但很公平。

  王亚伟性格内敛,对管理工作一直不感兴趣,除对华夏基金的规模增长没有直接贡献外,他在华夏基金整个投研团队的搭建和管理上作为也不多。对华夏基金的投研团队而言,王亚伟在荣誉和精神上的贡献或许远大于实质性影响,但他是华夏基金目前的投研体系中最早担任副总经理的人,薪资也一直在公司里属第一梯队。

  一个成功的投资者,无须费尽口舌去表白自己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到头来业绩会说明一切。是否是价值投资,取决于如何投资,在什么价位投资,与谁在投资、投资什么无关,贴标签是没有用的。巴菲特经过研究,在8港元买了比亚迪,这算是投资;如果只是听说巴菲特买了比亚迪也跟着买,即使有机会在8港元以下买入,也只能算是投机,因为这种行为是跟风,没有经过仔细研究。如果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一只ST股的未来预期价值远高于当前价格,那么在低位买入的行为也是价值投资,而一旦价格高于未来预期价值了还去追,就属于投机了。我希望以自己的投资实践去丰富价值投资的内涵,对于会不会被贴上价值投资者的标签,我毫无兴趣。

  这与范勇宏的欣赏和支持密不可分。知情人士表示,范勇宏最信任两个人,一是执行副总经理滕天明,另一个就是王亚伟。

  记者:你管理的基金发掘、投资重组股成功率很高,这是如何做到的?

  明星的压力

  王亚伟:投资重组股和价值投资并不冲突。我关注重组股,是因为这是我国证券市场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蕴藏着很多投资机会,对此视而不见是不负责的。但我从来不依据内幕信息去投资重组股,我只依靠三点:公开信息、合理推测、组合投资。

  这种稳定的信任关系的另一面是:享有光环的王亚伟,或许给他的同行、同事们罩上了阴影,也让自己承受了诸多压力。

  很多股票是否会重组、谁来重组、如何重组,其实已经有足够多的公开信息了,我相信如果提出质疑的人花工夫去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公开信息,也差不多能作出同样的投资判断。

  受声名所累,自王亚伟成名以来,其购买的每只股票都被市场评说对错,每个阶段的业绩失误都可能招致批评。对于业绩连年突出的王亚伟,市场已很难容忍他偶尔的“不那么突出”。2011年,王亚伟掌管的两只基金一只位居前20,一只排在前50。这样的业绩如果是另一个基金经理获得的,可能赢得赞誉,但王亚伟收获的只有批评。

  如果公开信息不够充分怎么办?我就加上合理的推测。那么怎样推测才合理呢?通过换位思考。经济学里有理性人的假设,重组方和被重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他们怎么想、会怎么做,这些问题看似涉及内幕信息,但实际上你根本无需打探什么内幕信息,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很多疑问都将迎刃而解。基金经理必须有意识地站在产业投资者的角度去思考,这样才能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如果仅仅站在财务投资者的角度看问题,对价值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真正的价值投资也就无从谈起。

  在最近3年里,王亚伟已经“被离职”了不下十余次,次次被媒体热炒。一个典型的细节是:就在他这次离职事件传出的同时,另有3家基金公司发布了人员离职的公告,其中包括一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但大多数媒体没有对这些人的离去投以特别的关注。

  但是,即使仔细研究公开信息了,也作了合理推测了,投资重组股的成功概率可能也只有60%,那又该怎么办?我还有第三点:组合投资。举例来说,在我的投资组合里,精心挑选了20只潜在的重组股,如果未来一年有60%成功实施重组的话,平均每个月就会有一只,从概率分布上就是如此。质疑我总是精准押中重组股的人只看见了树木。孤立地看某只股票是成功了,但就整个重组股组合而言单月的成功概率仅为二十分之一。如果我有本事做到所谓的精准踩点、百发百中,那岂不是这个月押中20只,下个月又押中另外20只?这是不可能的。

  而华夏基金管理层与大股东间的矛盾不断,也给王亚伟增加了难以明言的压力。从2007年中信证券全资持有华夏基金开始,股东方与以范勇宏为代表的管理层之间就没有过“蜜月期”。强势的范勇宏最初就一直拒绝股东对华夏基金的任何干预,在接手中信证券全资子公司中信基金时,也只接手了资产,拒绝了几乎所有人员。而在中信证券2009~2011年转让华夏基金股权的拉锯战中,中信证券与华夏基金管理层就新股东的选择也博弈不断。在博弈中,享有盛名的王亚伟被当作范勇宏的一张王牌。其间的2010年,就曾传出王亚伟和范勇宏离职的传言。

  记者:目前很多公募基金经理纷纷转投私募,公募基金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你会去做私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