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知识产权的其中一项权力—专利权,对于其权利的行使范围和方式是需要权利要求书来说明的。按我国规定,权利要求书是申请发明专利的和申请实用新型专利的必须提交的申请文件。它是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要求保护的内容,具有直接的法律效力,是申请专利的核心,也是确定专利保护范围的重要法律文件。

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越来越重视,以及网络和手机阅读的高度普及,我国的小说创作进入了一个空前繁荣、百花齐放的高速发展期,大量各种题材的作品以“亿字”为单位不断涌现。

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其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由此可知,权利要求书是用于确定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权保护范围的法律文件。一份专利申请的主题是否属于能够授予专利权的范围,所要求保护的发明创造是否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专利申请是否符合单一性的规定,他人的实施行为是否侵犯了专利权,都取决于权利要求书的内容,或者与权利要求的内容有直接的关联,因此,权利要求书是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文件中最重要的文件。权利要求书的撰写要求: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对权利要求书的撰写要求作了明确的规定,审查指南又对此作了更具体的规定,现分为实质性要求和形式要求两部分来加以说明。

然而,繁荣兴盛的同时,为了迎合商业化的发展,文字质量难免会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我们钟爱的推理小说自然也难逃这一铁律。

 

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经常会感觉某些号称推理小说的作品,除了包含神秘、悬疑元素之外,似乎并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可是也有相当一部分读者甚至作者认为,那些作品的确属于推理小说。双方各执己见,谁也无法力压群雄、一统江湖。

图片 1

其实,关于推理和悬疑小说的分类问题,在我国一直存在争议。有人坚称只有本格推理才算得上真正的“推理小说”,也有很多人认为只要存在悬念或者神秘元素,就可以算作推理小说的范畴,这个争论始终没有得出广为认可的统一解答。

 

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如果为了推理小说的发展,为了创造更多的市场价值,后者海纳百川式的解读是没有问题的。可如果完全站在“推理”自身的立场来讲,那就必须意识到,无论形式怎么千变万化,推理和悬疑两类作品还是存在一个明显的区别:推理小说的谜题最后一定会有一个符合现实逻辑的解释,而很多悬疑小说则没有。

1.实质性要求按照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权利要求书撰写的实质性要求为:权利要求书以说明书为依据;清楚、简明地表述请求保护的范围。

在写作的时候,许多作者利用悬念或者神秘元素来制造阅读的趣味性,甚至加入大量血腥和恐怖的情节,以此来吸引读者,但直到作品的最后也没有对那些谜团给出合理的解答,或者干脆使用一些超自然的元素来作为答案,把这样的作品称之为“推理”显然是有些牵强的。

2.
形式要求权利要求书除了需要满足上述实质性要求之外,尚需满足下述形式要求:

无论先辈们如何理解“推理小说”、“悬疑小说”、“侦探小说”这些概念,可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这些后辈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1)权利要求中包括几项权利要求的,应当用阿拉伯数字顺序编号;

我觉得,把“推理小说”算作“悬疑小说”的细化分支比较科学,以“推理小说”来代表本格推理,以及那些比较贴近现实、谜题和解答之间具备较强逻辑性的悬疑作品,应该是可以被广大推理迷接受的做法。

(2)若有几项独立权利要求,各自的从属权利要求应当尽量紧靠其所引用的权利要求;

至于“悬疑小说”,则可以把范围设定得更宽,包括大量拥有神秘元素甚至是恐怖元素的作品,都可以纳入此类。

(3)每一项权利要求只允许在其结尾使用句号,以强调其含义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说到这里,关于推理之争的部分告一段落,可是笔者还想提出一个问题,正如文章标题所说:推理小说应该写什么?

(4)权利要求中使用的科技术语应当与说明书中使用的一致;

写推理,设置谜题,最后给出解答,这是毫无疑问的必要元素。但是,难道仅仅这样就够了吗?

(5)权利要求中可以有化学式、化学反应式或者数学式,但不得有插图;

无论推理小说也好,悬疑小说也好,甚至于科幻、玄幻小说等等,所有那些题材应该都只是一个外壳,它们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小说”!

(6)除非绝对必要时,权利要求中不得使用“如说明书……部分所述”或者“如图……所示”等类似用语;

一部小说应该写什么,这是大家在小学语文课上就应该学过的东西,对吧?

(7)权利要求中通常不允许使用表格,除非使用表格能够更清楚地说明发明或实用新型要求保护的客体;

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故事情节、环境。

(8)权利要求中的技术特征可以引用说明书附图中相应的附图标记,但必须加括号,且附图标记不得解释为对权利要求保护范围的限制;

可是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所谓的小说变成了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