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的全面教育

说书

今天是香港中华艺术的协会干部训练班开学的日子;兄弟得来参加这个盛会是觉得十二分高兴的,刚才看到你们所有探讨的许多重要问题,亦使得我非常欣慰。现在,我所要讲的题目,就是你们所约定的“战时教育”这一个问题。

 

抗战发生以后,还有人是不承认“战时教育”的。当兄弟在国外的时候,就听到某大学校长大发其高论,说什么战时教育没练过,不知怎样去办,接着就是拿“百年大计”的招牌出来掩护。

中国有三种呆子:书呆子,工呆子,钱呆子。书呆子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工呆子是做死工,死做工,做工死。钱呆子是赚死钱,死赚钱,赚钱死。对于书呆子我是劝他们少读点书,多干点有意义的事,免得呆头呆脑,因此,我从前在晓庄办了一个图书馆,叫做“书呆子莫来馆”。但是一方面叫书呆子不要来,一方面为什么又要图书馆呢?要叫工呆子钱呆子多看些书,把头脑弄得清楚一点,好把世界的事看个明白。但书是一种工具,只可看,只可用,看也是为着用,为着解决问题。断不可以呆读。认清这一点,书是最好的东西,有好书,我们就受用无穷了。正是:

其实,这是浅而易见的。现在日本帝国主义已经将中国改成战时的中国了。我们一切的生活与活动都应该适战时的需要,谁亦不能躲避,教育亦当然不能例外。

      用书如用刀,

某校长不办战时教育,不研究战时教育,就得辞职,否则坐吃国家的薪俸,实在是很笑话的。

      不快自须磨,

兄弟很不赞成他的意思,所以写了一首诗来答复他:

      呆磨不切菜,

    遍地发瘟,

      何以见婆婆。

    妈妈病倒在床,

                                          
(原载1939年1月14日香港《立报》)

    叫他倒口开水,他说功课忙。

 

    叫他请医生,他说功课忙。

 

    叫他去买一服药,他说功课忙。

Copyright©收集整理:贵阳学院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等到妈妈死了,

 

    他写讣文忙,

 

   写祭文忙;

   做孤哀子忙。

时到现在,还有人是这样为教育而教育。教员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学生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

他们干着平时教育,就是在百年大计的招牌之下过其超然的生活。我们大家的妈妈——中华民族是怎样的创痛危殆,他是不管的。直至妈妈死了,他倒亦会忙于做讣文、忙于做孤哀子。

第二期的抗战是全面抗战,对于教育的要求就是全面教育。全面教育的意思,就是说,要将教育展开到前方与日人的后方,以至于整个的世界,使全世界都觉悟起来扩大反侵略运动,这是就空间而论。就对象而言,教育并不是少数少爷小姐们,有钱、有闲、有面子者的专利品,而是应该把教育展开到全部的青年去,全部的儿童,全部的壮年,全部的老人,连全部的老太婆都在内。

亦许有人要说,小孩子与老太婆有什么用呢?其实,小孩子要是像台儿庄的孩子唱歌队,把那个姓黄的小汉奸变成小战士一样——那姓黄的小孩中了日人的欺骗,做了小汉奸之后,因为受儿童宣传队所感动,就举手忏悔做汉奸的经过,并向我军报告敌情,炸毁了敌人的火药库、枪械等等。从小汉奸而变成小战士了——老太太则能够像赵老太太一样,抗战的力量不知要增加多少倍呢?所以,教育要展开到小孩和老太婆的队伍里去,展开到整个民族去。

凡是战时所发生的集团,教育就要展开到那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