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崇德尚学的民族,总是把崇高的位置留给教师。在第三十四个教师节的美好日子里,全国教育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本身就是国家尊师重教的一种价值表达。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这一美好愿景,让人民教师这个职业更加光荣,也凝聚起全社会关心教育、支持教育的磅礴合力。

“没有足够的兵器,且拿我们的鲜血去/没有热情的安慰,且拿我们的热血去/热血,是我们唯一的剩余/自由的大地是该用血来灌溉的……”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告诉我们,只要青年同胞满腔热血,再强大的敌人都能征服,再严峻的挑战都能战胜。

教育是什么样子,明天就是什么样子。所以人们更愿意坚信,教师“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未来,一个肩膀挑着民族的未来”。教师有怎样的地位,国家就有怎样的地位。所以人们更愿意强调,“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全党全社会要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努力提高教师政治地位、社会地位、职业地位,让广大教师享有应有的社会声望,在教书育人岗位上为党和人民事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一席话,温暖了无数教师的心房,也让关心孩子成长和民族未来的人们倍感欣慰、深受鼓舞。

抗战之初,国际舆论认为,中国不论在精神上或物质上都不足以抵御外侮。然而,日军的大炮和刺刀,唤醒了千千万万的热血儿女。鲁迅先生将“五四”初期、中期的青年按照状态分成“醒着”“睡着”“玩着”“前进着”几类。抗日战争的一个伟大意义,就在于唤起了中华民族的大觉醒大团结,千千万万的青年不再是“睡着”“玩着”,而是与时代同呼吸、与民族共命运,进入了“醒着”“前进着”的状态。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人类文明的传承者”,揆诸文明长河,教师承担着最庄严、最神圣的使命。三尺讲台所承载的价值,绝不仅仅是教人算数识字,更有人才的培护、文明的传承、道德的赓续。教师所扮演的角色,也绝不仅仅是靠粉笔直尺谋生的“教书匠”,而是承载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要做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的“好老师”,做学生锤炼品格、学习知识、创新思维、奉献祖国的“引路人”。回首改革开放40年来的历程,一个庞大教育体系的建构和完善,使亿万颗梦想的种子得以生根发芽。千万名人民教师的功勋,已然书写在实现民族复兴的壮丽画卷上。

“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当年,清华大学救国会这样发出告全国民众书。那时的延安,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延安的城门成天开着,成天有从各个方向走来的青年,背着行李,燃烧着希望,走进这城门。”全面抗战初期的两年,奔赴延安的青年多达4万余人。

立德育人最高尚、最美丽,但又最复杂、最艰巨。“经师易求,人师难得。”没有好的老师,就没有好的教育。好教师从哪里来?除了教师自身知识阅历的修养、师德师范的修炼,师道风尚的形成凝聚同样关键。如果“读书无用论”“知识无力感”得不到扭转,教育又如何给人以面向未来的信心?如果教师不能成为受人尊敬、引人羡慕的职业,如何保证“祖国的花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师者有尊严,教育才有底气;师道成风尚,国家才有未来。学生“亲其师”“信其道”,教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社会“为学莫重于尊师”,教育便能释放出通达个体梦想、支撑国家富强的伟力。

周恩来指出:“到军队里去——这是在今天挽救民族危亡的最有效的方法。建立生力军,充实我们的旧队伍,责任都在我们青年朋友的肩上。”在广大城乡,“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当兵打鬼子”成为青年人的时代选择。在大中学校,没有人“躲进小楼成一统”,而是以不同形式投身抗日救国的铁流。山西太原的成成中学,300多名师生在校长的带领下,全部投奔八路军。同济大学报名参军的达600余人,占全校人数三分之一。一位留在同济的德国教授看到如此情形,不禁感慨:“中国不会亡”“中国一定强!”